烟霾中的大亨

Sukanto Tanoto

大家是否想不通,为什么东南亚三国政府无法或不愿处理多年的烟霾困扰?或许我们尝试往现实的一面看,找出政商的利害关係,才能破解这个比烟霾迷濛的迷思。
首先,印尼总统的高层幕僚Kuntoro Mangkusubroto多次表示,大部分热点都位于Asia Pulp and Paper(APP)及Asia Pacific Resources International Limited(APRIL)的营业范围內。
但是,印尼环境部长对新加坡环境部长表示,没有任何新加坡公司涉及印尼非法烧芭活动。
对于印尼总统苏西洛的道歉,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「全心全意」接受。新加坡外交部同时也表示,若有证据证明新加坡公司涉及这类活动,政府將会採取进一步行动对付这些公司。
上联不对下联,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膏药?APRIL是伐木业大龙头陈江和(Sukanto Tanoto)旗下的公司。陈江和在2006年受《富比士》杂誌奉为印尼首富,同年也被印尼国营的Mandini银行列为六大不良债务人之一。他曾经涉及自己的银行Unibank的诈欺案被调查。陈江和家財万贯,拥有5.4兆印尼卢比的资產。
APRIL公司运作基地在哪里?新加坡。
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,百富勤投资(Peregrine)將公司三分二资金借给了印尼两家经营不善的公司,其中一家是Asia Pulp & Paper(APP)。APP是黄奕聪(Eka Tjipta Widjaya)的旗下公司。黄奕聪就是金光集团的创办人,外號「东南亚区最大的不良负债人教父」(见周博的《亚洲教父》)。
后来百富勤借出的钱都没收回,百富勤宣告倒闭。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,APP负债140亿美元。APP公司运作基地在哪里?新加坡。
印尼政府、新加坡政府和巨亨的微妙关係,如果推索回当年的金融风暴,一种歷史上建立已久的密切关係就逐渐浮出檯面了。据《亚洲教父》,当年印尼政府不与巨亨作对的主要原因,是相信他们会把撤资慢慢地移回国內。杰出企业经理人钱伯斯当时推论,单是新加坡就拥有高达2千亿美元的印尼资金。
《亚洲教父》作者周博说过,东南亚经济是政治和经济力量交互作用下的结果。看懂了政商勾结纠缠不清的关係,就看懂了各单位所扮演的角色:正派或反派其实都是一派。在这样的氛围之下,烟霾问题只好搁置一旁了。

 

http://www.orientaldaily.com.my/index.php?option=com_k2&view=item&id=62490:&Itemid=202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